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您的位置:首頁 > 干部工作 > 干部監督 > 正文

警鐘 | 一名年輕處級干部的錯位人生

 

2020年1月16日,趙亮在法庭上接受審判

  “辛苦工作一年,卻抵不上老板的一輛車一塊表;天天盯著工期,老板們卻過著燈紅酒綠花天酒地的生活……”曾經的羨慕和不甘,讓30出頭就當上副處級領導干部的趙亮漸漸習慣被“圍獵”,也為此付出慘重代價。

  趙亮,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區望江地區改造建設指揮部原黨組成員、副總指揮。2019年7月,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調查。2019年9月,被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,并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。2020年2月25日,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,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。

  “我什么都不做也是一種‘權力’”

  趙亮1979年生于西部一個偏遠縣城,2002年大學畢業后考取上城區基層公務員,2006年入黨,后被提拔為副科長、科長,2011年32歲時被提拔為望江地區改造建設指揮部黨組成員、副總指揮,步入處級干部行列。也正是從這時開始,趙亮的心態逐漸發生了轉變。

  “工程建設是個新領域,我沒有這方面專業知識和工作經驗,想著通過相互幫忙,跟老板搞好關系來推進工作。”趙亮悔過道。

  認為幫忙打招呼、介紹項目只是“小事情”,趙亮把商人、老板贈送的禮品禮金,當作“朋友”間的人情往來,忘記了親清政商關系的界限,廉政防線一再失守。

  2012年6月,趙亮通過打招呼,讓一家建設公司負責人袁某順利承接了某土石方工程項目,袁某“投桃報李”,幾年下來陸續送給趙亮現金、消費卡,還多次為其個人消費埋單,以達到長期維持關系的目的,數額累計達4萬余元。

  “工程項目周轉資金量大,哪怕一時沒簽字,耽誤了工程款支付,都會給老板造成巨大壓力。這讓我覺得,即使什么都不做也是一種‘權力’。”趙亮意識到手中權力能讓老板害怕,逐漸從相互“幫忙”走向主動提出暗示。

  “我以為大家都是朋友”

  在不法商人的“圍獵”中,趙亮感受到的不是警惕和危機,而是一種無微不至的“關心”。

  一次,趙亮向某房產公司負責人周某提出“租一套房子”的要求,對方立即提供了一套住宅,供其無償居住。為掩人耳目,雙方還簽訂了一份為期四年的虛假房屋租賃合同。經查實,趙亮未支付任何租金,該房屋市場租金價值累計20余萬元。

  房屋不花錢就能“租”到手,趙亮的膽子也大了起來。2013年,趙亮的女兒出生花費3萬元,商人楊某主動“買單”;2016年,趙亮一家三口出國旅游花費6萬余元由商人黃某支付;2018年,趙亮收受某公司負責人李某兩臺蘋果手機,價值超過1萬元……

  “他還多次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和娛樂活動安排,就連酒店房費、穿的衣服也常由老板‘買單’。”調查組負責人介紹道。

  “我以為大家都是朋友,沒想到自己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。”趙亮終于明白,這些所謂“兄弟”“朋友”的關心照顧,不過是攫取利益的幌子,讓自己腐化墮落,一步步滑向違法犯罪的深淵。

  經查,趙亮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多次收受有關商人老板所送的現金、消費卡、禮品等,共計60余萬元。

  “我親手斷送了自己的前途”

  “諱疾忌醫,怕影響前途,最主要的還是心存僥幸,認為沒人知道,不會被發現……”被調查前,趙亮也想過主動向組織交代問題。但最終,僥幸戰勝了理智,他還是沒能做出正確選擇。

  2019年7月2日,趙亮被采取留置措施。這一天,也是女兒畢業典禮的日子,他的缺席,也只是給家庭帶來巨大傷害的開始。

  “我親手斷送了自己的前途。”忘記初心使命,迷途不知返,從副總指揮淪為獄中人,最終悔之晚矣。留置期間,趙亮多次提到“慎獨”兩個字。他說自己的母校有一面校訓墻,上面寫的就是“慎獨”。這兩個字,趙亮上學、放學看了六年,卻從來沒有入過腦、入過心。

  “32歲就被提拔為處級干部,39歲成為上城區近十年來首名因職務犯罪被查辦的在職區管干部。”從年輕有為的副總指揮到悔不當初的獄中人,趙亮大起大落的人生,發人深思。“我們專門組織召開警示教育大會,以案為鑒、以案促改,讓警示教育成為黨員干部的必修課。用‘身邊案’警醒‘身邊人’,做到查處一案、警示一批、教育一片、整改一方。”上城區委常委、區紀委書記、區監委主任金曉東說。


責任編輯:林曉兵

Copyright?2009-2019 版權所有: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

地址: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    電話:029—63905675

陜ICP備10001194號-1 技術支持:陜西黨建云平臺

黑龙江11选5玩法规则